IsLogin()) { ?> 登录 注销登录

涂料企业“最旺”的三季度恐已“沦陷”

作者:思追 来源:涂料经

[摘要]按照以往的上市企业业绩趋势图,第三季度往往是一家企业全年业绩的最高峰,也就是行业内普遍说的“旺季”,“金九”由此而来,但是今年可能大有不同。

按照以往的上市企业业绩趋势图,第三季度往往是一家企业全年业绩的最高峰,也就是行业内普遍说的“旺季”,“金九”由此而来,但是今年可能大有不同。
 
涂料企业中具有代表性的三棵树分季度业绩显示,2020年第三季度是全年的业绩高峰
 
这在各家上市企业的上半年财报中就有所端倪。今年前两个季度,“增收不增利”几乎成为上市涂企上半年业绩呈现的普遍问题。而在财报中它们也提到是由于原材料价格上涨导致成本增加,从而导致利润减少。而第三季度,原材料涨价的压力依然如利剑高悬,持续打压涂料企业的利润空间,甚至可能赚得越多亏得越多。
 
相关阅读:工程涂料更是面临“再不涨价,怕要死了”的危机
 
这是一场成本与利润的角逐,更是一场上游和下游的角逐。而这场角逐在步入2021年下半年更为残酷和激烈。
 
一记“当头棒喝”
 
不少行业人士预测,今年第三季度涂料企业的“成绩单”对于企业和行业来说很可能是一记“当头棒喝”。但从目前已经发布三季度业绩预告的渝三峡A和金力泰来看,似乎难以证实这一点:
 
10月11日,渝三峡A(000565)发布2021年前三季度业绩预告。预告披露:2021年1月1日至 2021年9月30日期间,公司预计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在7300万元-8100万元,同比增长79.94%-99.65%。
 
重庆三峡油漆股份有限公司2021年前三季度业绩预告(截图)
 
金力泰10月13日披露2021年前三季度业绩预告,公司预计前三季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5576.86万元至6276.86万元,同比由盈转亏。
 
上海金力泰化工股份有限公司2021年前三季度业绩预告(截图)
 
不过需要指出的是,在上市涂料企业中,无论是渝三峡A还是金力泰,它们一个主营工业涂料,一个偏重于汽车涂料,相对于以民用涂料为主的中国涂料市场来说,并不能形成很好的样本效应。尤其是金力泰,近年由于多有让人难以读懂的操作出现而被视为“妖股”,甚至在今年中报中出现较明显的亏损都被认为“无伤大雅”,更是无法成为研究上市涂料企业的正常样本。
 
而且渝三峡A也在第三季度业绩预告中坦言:随着国内新冠疫情得到有效控制,公司主营油漆涂料销售市场需求逐渐恢复正常,但由于原材料价格大幅上涨,产品成本上涨无法向下游传导,以及报告期不再享受社保减免等相关疫情优惠政策,导致公司主营油漆涂料成本及费用同比增加,主营油漆涂料利润同比下降。
 
截止发稿时止,国内其他上市涂料企业尚未见披露第三季度业绩预告。尽管大多数企业还未透露三季度业绩状况,但已有业内人士表达出“旺季不旺,累及全年”担忧情绪:
据透露,尽管预期今年第三季度的营收和净利普遍会比去年同期有所增长,但也是基于去年受疫情影响,基数比较低的一个同比结果,更像是一种表面繁荣景象;就整体发展而言,今年的环比可能呈下滑趋势,或者说增速不如往年,“旺季不旺”成为各个涂料企业的症结所在。
 
再者,“金九银十”的旺季如果都不能有很好的表现,这对于全年的业绩而言就意味着很难达到年初指标,或者至少是难以做到营收和利润的同步增长。
 
唇亡齿寒或此消彼长
 
是什么影响了涂料企业第三季度乃至下半年的增长预期呢?
 
首先,涂料企业和它的上游原材料的关系很“悬”、很“妙”——“悬”在原材料的每次涨价都牵动着涂企的心脏,让血压飙升;“妙”在二者密不可分,有唇亡齿寒的关系。涂料企业的日子过得好不好对上游原材料产业的影响兴许不大,但是原材料企业不好过,涂料企业必定只有“株连”的份。
 
过去我们写过原材料涨价不能全赖企业,最根本还是大宗商品价格的不确定、不可控性。“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尽管原材料对涂料企业没有恶意和针对性,但影响还是极大的。
 
巴德富CEO龚洋龙在采访中阐述了涂料涨价潮的经济学原理
 
以涂料主要原材料钛白粉为例,根据《涂料经》所做的监测,今年截止目前(10月21日),钛白粉在今年出现了罕见的九连涨!再加上其他原材料也在疯狂涨价中,涂料企业面临前所未有的涨价压力,陷入“不涨等死”的困境。这也迫使涂料企业在近期纷纷跟涨了一轮,以传导难以承受的压力。
 
这里至少透露出三个信息:
 
1. 原材料涨价已经持续有一段时间了,涂料企业承受的压力由来已久,所以此前预留的承压空间早已透支殆尽。
2. 尽管原材料价格飞涨,但是涂料企业仍然面临严峻供货问题,依旧供不应求,而且在这样的背景下,涨价依然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
3. 此番原材料涨价的趋势还将持续。往年原材料价格还有涨有跌,相对规律,今年则有可能一涨到底。
 
尽管绝大部分涂料企业也涨价了,但就频次而言也比原材料少得多。我们发现了这样一个现象,就是原材料的营收和净利增长了,这算不算对下游的“掠夺”,从而实现了此消彼长呢?
 
但其实也不见得。原材料业绩的增长很大程度来自它的供应紧张,即使涨价,也还是供不应求。这也就说明了原材料涨价的必要性与合理性,是市场对于供需关系的一种调和。只是用价格调和没有缓解这种状况,原料依旧紧张,而下游受牵连也不可避免。
 
由此可见,涂料企业第三季度的业绩“表面繁荣,实际惨淡”,很大原因是原材料价格上涨,但究其根本,是市场供应链的失衡所致。这种失衡在短期内恐怕难有改观,涂料企业需要做好迎接“最困难的一年”心理准备。
 
祸不单行、雪上加霜
 
如果说原材料的价格上涨是涂料企业成本增加、利润减少、业绩下滑或惨淡的直接原因,那么9月底开始爆发的“限电令”无疑让这个局面雪上加霜。
 
有涂料企业的负责人也表示:“不会盲目涨价,哪怕让利也可以另寻出路,用销量和口碑来弥补。”这就是所谓的“薄利多销”,它的一个根本前提是产量。但“限电令”一出,涂料企业就连薄利多销的前提都丧失了——没有电就无法生产,没有生产哪来的“量”?
 
“限电令”有多影响产量呢?翻看涂料人的朋友圈,会发现“哀鸿一片”。大致总结为以下两点:
 
1.限电令导致企业工作时间极大程度受到影响,“开三停四”,有的甚至“开一停六”。影响产量不说,开一次机器的成本无形中大大提高,面对市场激烈的竞争,更是双重承压。
2.“放假潮”易令工人失去斗志与信心。据了解,有的涂料或化工企业已经开启了长假模式。面对长假,工人的收入得不到保障,又何来积极性与主动性呢?
 
尽管“限电令”出现之时已是第三季度末,所以预期不会成为涂料企业第三季度财报上大书特书的影响因素;然而看长远一点,其对涂料企业第四季度及至全年的业绩都将造成一定冲击。换言之,“金九”已经够惨淡了,“银十”还要受限电的影响,在延展下去怕是连明年的发展规划都不知道怎么做了。
 
“现在不是怎么做明年规划的问题,而是还有没有做规划的必要的问题。”有涂料企业主向《涂料经》调侃道。
 
转型变革迫在眉睫
 
悬念似乎已经不大了——涂料企业增收不增利的“主旋律”预计将贯穿全年。上文提到利润已经被原材料涨价“锁死”,产量也受“限电”冲击。成本控不了、利润无保障、产量受禁锢……多重危机下,单单靠好看的销量已经难以扭转这个局面。
 
涂企何去何从?如果等市场自己调节,可能只会让企业陷入更加被动的境地。危机之下必有变革,而这次变革不仅是行业的,对于企业而言更是一次“大换血”。
 
1.模式洗牌
第一种方式是扩宽产业结构,延长产业链。既然原材料的成本不断增加,有能力的企业自己也可以生产原材料。像东方雨虹、三棵树等已经将此付诸于行动。这种由单一厂商向集成厂商的转变,大多数大型企业都在这样布局。
 
另一种是产业联盟。通过联盟合作的方式在渠道中进行筛选、联合。产业联盟有助于资源互补,大家各取所需,内部交易,来缓冲价格带来的伤害。北新建材、亚士创能这样的企业深谙此道。产业联盟、共享数字时代也是新时代共享经济的产物。
 
2.探寻新出路
像立邦、多乐士、嘉宝莉、展辰新材、巴德士等从产品研发与客户/消费者服务上就杀出了一条“破局”之路。我不走“薄利多销”的路线,就要用全新的创新型产品让特定的消费群体心甘情愿为我买单,与市场上的同质化商品区分开来。加上不断完善的服务体系,“一站式服务”让消费者由为产品买单变为为设计、服务、便捷等买单。
 
嘉宝莉在2020年进军“全屋涂装”领域,发布了“全屋涂装,一站解决”战略并在稳步推进中。
 
这样的思维模式转变,即使原材料涨的肆无忌惮,涂料企业的利润依旧有可弥补的空间。
 
“天无绝人之路”,虽然涂料企业面临的现实是第三季度和全年业绩遭遇“滑铁卢”,但是也不见得是一件坏事。“危”与“机”并存,经此冲击所带来的转型会变革将会推动迎来一个崭新的明天。

  • 最新评论

游客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全部评论

专题报道

编辑推荐

东来技术股价持续下挫

涂料企业“最旺”的三季度恐已“沦陷”

全球涂料巨头公司宣伟(Sherwin-Williams)

关注消费品标准:中国标准比国际标准低吗

2016下半年建材家居行业发展四大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