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ogin()) { ?> 登录 注销登录

立邦又摊上事了

作者:梁华蝉 来源:涂料经

[摘要]前些日子,立邦使用已经过期的涂料为签约客户做涂刷服务被上海电视台爆出后,闹得沸沸扬扬,引起不少消费者的不满。立邦解释说管控标准不一样,对此,客户并不认可,因为包装上保质期写的清清楚楚,觉得这是欺诈。最终的结果是,装修工程暂停,工期被拖延。

  涂料经讯 前些日子,立邦使用已经过期的涂料为签约客户做涂刷服务被上海电视台爆出后,闹得沸沸扬扬,引起不少消费者的不满。立邦解释说管控标准不一样,对此,客户并不认可,因为包装上保质期写的清清楚楚,觉得这是欺诈。最终的结果是,装修工程暂停,工期被拖延,立邦方面则再无音讯。
 
  
  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立邦在自己的事还没处理好的时间点,转身又把一家化工店告了。显而易见,立邦不是吃亏的主。
  
  时间回到2019年4月26日,这是第19个世界知识产权日。这一天,广东省汕头市知识产权庭受理了一起与知识产权有关的案件。具体如下:
  
  立邦以商标侵权将化工店主告上法庭。被告人是纪先生曾经营批发、零售油漆颜料等。2017年,纪先生与立邦公司签订了《2017年经营销售协议》,将化工店改造成立邦公司的专卖店,专门购销立邦公司的产品。按照约定,双方的合作有效期到2017年12月31日止。不过,因为一些产品供应方面的争议,双方提前结束了合作关系。
  
  结束合作后,根据协议约定,纪先生应将所有货款结清,并拆除容易引起混淆的招牌、装潢,将立邦公司提供的所有广告宣传物品,比如灯箱、货架等返还立邦公司,并申请退回保证金。
  
  立邦也如约退回保证金。但是,当时在拆除一印有“立邦”标识及专卖授权号的招牌时,遇到困难,铁架腐蚀得太厉害,还被一棵树遮挡到了。后来文冠路进行改造,他更加无法拆除招牌了。这也为纪先生留下了隐患。
 
  
  2018年12月,立邦一纸诉状,将纪先生告上法庭,立邦公司表示,纪先生其行为已经构成了商标侵权,构成了不正当竞争。这很容易让普通的消费者误认为被告与原告之间是授权经销关系或者其他的关联性,明显是想借此攀附原告公司的商誉。
  
  对此,纪先生表示尽管尚未拆除的招牌上依然留有“专卖授权号”字样,但是立邦公司派来的工作人员将店面改造的情况报告给公司后,公司还是同意将其保证金退回。他认为,这意味着立邦公司当时已经认同了店面改造情况。
  
  双方各执一词,争论不休。
 
  
  广州市中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9年3月12日公开开庭审理了这起侵害商标权纠纷案件。被告纪先生一方表示,在收到立邦公司的诉求后,他们已在2018年底全部拆除有关的“立邦”招牌,目前,化工店已从其他代理商渠道进货立邦产品,对立邦公司不构成侵权。
  
  立邦公司对此并不认可。认为根据被告的陈述,被告在2018年12月底才进行拆除,但涉案协议早已在2017年10月12日就已经终止了,也就是说,被告在协议终止之后,在长达一年多的时间内,仍然在突出使用涉案“立邦”商标标识,即使被告现在已经拆除,但不影响其之前的行为本身构成商标侵权和不正当竞争行为的定性。
  
  法官表示,注册商标专用权是法律赋予商标权人的一种排他性使用权利,但该权利并非绝对的垄断性权利。在符合一定条件时,商标权也应受到限制,当使用者援引的相关事由符合正当使用的条件时,就是正当使用抗辩。如何判断对他人注册商标的正当使用,前提是所销售的产品来源合法,来源于权利人,然后再以使用意图、使用方式和使用效果作为要件进行判断,结合其他因素作综合考量后予以认定。一般而言,在使用意图上要善意,是为了让消费者充分了解商品;在使用方式不超出正常必要的范围;在使用效果不会导致消费者产生混淆误认,只有满足以上条件即可认定为正当使用。此次案件最终,在法院的主持下,立邦公司与纪先生案外达成和解协议,立邦提出撤诉。
  
  然而,和解的背后引发的却是涂料人的思考,近年来,立邦在高速发展的同时,也显露出不少问题,消费者对其产品的投诉也逐渐增多。仅被媒体曝光的由立邦涂料引发的维权事件就达近十起之多,以往信任立邦的消费者也露出疑问,立邦怎么了?

  • 最新评论

游客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全部评论

专题报道

编辑推荐

巴德士为推动绿色涂料涂装创新发声

嘉宝莉:忆往昔峥嵘岁月

【预告】2019全国涂料行业发展大会6月26日

嘉宝莉与荟家装探讨内外墙全案涂装解决方案

大宝漆积极为家具行业赋能